马背民族的恋马情结


蒙古马——中国马匹耐力之王

  蒙古族素有马背民族之称,牧区的蒙古族孩子,八九岁时就拥有了自己心爱的小马驹,从此一生与马相依相伴,如影随行。

  草原上的蒙古马体形较小,四肢矫健,抗寒冷少疾病,虽然缺乏速度和爆发力,但是耐苦耐劳,韧性持久,特别适宜短途骑乘。尤其是身强体健走马,颇受牧人喜欢并且价钱不菲。可以

呐喊有一匹称心如意的坐骑,再配上一副标致高档的马鞍,足以显现客人身份和财力。

  内蒙古地域较为著名的好马当属呼伦贝尔市的三河马、锡林郭勒盟的乌珠穆沁马和鄂尔多斯市的乌审马,这3种马即即是集约散养,一样身形美好,英俊强壮,特别适宜在草原和沙漠地域骑乘。相传1300多年前的唐朝初期,唐太宗李世民墓葬昭陵之中闻名遐迩的六骏之一特勒骠,就是当时称霸北方的突厥首领敬献的乌珠穆沁马。

  马是蒙古族的象征,也是蒙古人的自豪。

  据史料记载,昔时成吉思汗远征欧洲时,总共只有十几万的马队部队,但是每一名蒙古马队都配备两到三匹优良的战马,并且每一匹战马都是经过特殊改良和处理的:一是骟马术,被骟的马不单体格矫健,并且温顺征服,几万匹马聚在一起可以

呐喊做到万籁俱寂,一声令下又如万箭齐发,排山倒海势不可挡;二是通鼻术,将马的鼻中隔全部挖空,从而使马的呼吸更加通畅,增加了马的肺活量和耐久力,因而在短途奔跑和持久激战中,蒙古马队从不疲倦,攻无不克所向披靡。已经有一名西方历史学家不无感叹地说:“13世纪征服欧洲的不仅仅是来自西方的蒙古人,更主要是他们依赖一种个头高大、不知喘息的马。”

  在蒙古族的音乐、歌曲、舞蹈、绘画和诗篇中,无不满盈了对马的由衷赞颂,特别是那悠悠长调和翩翩舞姿里无不流露出对马的深厚情绪。据说在一次草原那达慕民歌竞赛中,两位歌手以不重复歌词为规则,唱了一天一夜赞颂骏马的歌曲而难分胜败。英雄史诗《江格尔》中有多处赞美骏马的诗句至今仍然在传诵。

  蒙古族人天性豪迈,热忱旷达,历来有崇尚诗歌的传统和出口成章的本事,并且形成了一种特有的官方文学形式,即蒙古族祝赞词,蒙古语称为“仓”。此中不乏一些称赞马的经典名篇,比如《骏马赞》:“……它全身会集了八宝的图案,这奇特的骏马呀,是我绝无仅有、并世无双的搭档。”

  好来宝是草原上最风行的一种官方曲艺,而赞美骏马的好来宝往往是牧人们最喜欢欣赏和倾听的。

  蒙古族的代表乐器马头琴更是体现出蒙古族人对马的钟情与爱恋,马头琴那低沉婉转、激情旷达的旋律打动了所有草原牧人的心。

  蒙古族人对马的爱崇与热爱还表现在他们的日常生活中。他们以为马是通人性的动物,是牧人的搭档和伴侣。他们不论何时何地都禁止用鞭子抽打马头,他们以为马头是高贵之处,随意鞭打就会带来厄运。在那达慕竞赛中告捷的马匹,不仅备受宠爱,并且死后还要给予厚葬。

  (内蒙古马业网)